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资讯 > 行业资讯 > 我国钢材产品质量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我国钢材产品质量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2012-10-25 11:50:45 来源:中国钢材价格网 浏览量:2


  在当前的市场形势下,钢铁企业为什么普遍亏损?质量问题如何制约着钢铁行业的发展?钢铁企业未来产品结构调整的方向何在?

  “2011年,在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所产粗钢中,有61.1%属于普通质量钢。总体上看,中低档产品占主流。”日前,在谈到我国钢材的质量情况时,中国金属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翁宇庆表示,“我们亟待在成本基本不增加的条件下大幅度提高钢材品质,实现减量化发展。”

  钢材消费与GDP相关性减弱

  在比较了我国钢材表观消费量与国内生产总值的变化之后,翁宇庆表示,我国钢材的供需状况已进入转变期。

  从1999年~2011年这十多年的变化过程中可以看出,钢铁行业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在2002年之前,钢材消费增长与GDP增长基本一致,且钢材大体上供不应求;从2002年到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随着基本建设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增加,钢材消费增长大于GDP增长;在金融危机之后,随着“4万亿”投资,钢材消费有所增长,但在“后4万亿”时代,钢材消费增长与GDP增长的相关性明显减弱。

  也正是随着钢材表观消费量与GDP相关程度的下降,钢铁行业逐渐进入全行业亏损边缘。今年上半年,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只有0.13%,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96%。如果剔除投资收益等,行业的主营业务利润已经是负值。

  据翁宇庆介绍,为了厘清包括钢铁在内的许多结构材料领域产生亏损的主要原因,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调查。调查结论显示,从宏观层面来看,钢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遇到能源、资源、环境“瓶颈”效应:我国年产约7亿吨钢材(占全球约45%),消耗大宗原燃料,能耗高、污染严重、周期长,致使上游供应的能源、资源价格上升,生产运行维艰,呈无利运行状态;从技术层面来看,由于质量标准普遍要求不高,前些年产能急剧扩张带来了很多质量问题,市场上中低档产品占主流。

  “在经济结构调整和工业化发展成熟期,市场需求锐减,我们亟待在成本基本不增加的条件下大幅度提高品质,阻止低质品抢占市场,以削减供应总量。”翁宇庆说。

  普通质量钢占比呈上升趋势

  为了了解高、中、低档钢材在市场上的分布情况,翁宇庆跟踪了自2004年以来的各档钢材在市场上的份额。“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标准,我国有4亿吨普通质量钢,占到总量的近2/3。而从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普通质量钢所占比例还呈上升趋势,从2011年的61.1%上升到64.6%。同时,优质钢的比例在减少,从2011年的29.8%降到27.0%;特殊质量钢的比例也在减少,从2011年的9.0%降到8.4%。”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家质量标准的要求中,普通质量钢只要求硫、磷的含量在0.03%以下,有一定的力学性能。对于拥有了LF、RH、VD精炼设备的钢铁企业来说,这些要求是比较宽松的。”翁宇庆表示。

  而对于优质钢,钢中硫、磷的含量有严格限制(在0.02%以下),并对冶金质量(高倍、低倍检查)有明确要求。特殊质量钢的要求就更加严格,钢中杂质及气体含量比优钢有更严的限制。而且,除了冶金质量、化学成分、力学性能都有要求以外,按照使用条件,对特殊质量钢的应用和服役性能还有明确的较高要求,如对弹簧钢有脱碳方面的限制,对耐候钢有耐腐蚀性能的要求。

  如果按合金含量进行分类,特殊质量钢可以分为四类:特殊质量非合金钢、低合金钢、合金钢、不锈钢。2010年,我国生产了5610万吨特殊质量钢,只占总量的9.1%。其中,特殊质量非合金钢,即特殊质量碳素钢只有1647万吨,仅占碳素钢的3.99%;生产特殊质量低合金钢509万吨,仅占低合金钢的2.65%。另外,特殊质量的合金钢、不锈钢分别有2463万吨、991万吨。

  面对优质钢和特殊质量钢所占比例不到四成的局面,翁宇庆表示:“我们要努力发展高品质、低成本钢,提高高品质钢材的比例,走减量化道路,才是解决能源、资源、环境“瓶颈”的最重要手段。”

  提高标准门槛以提升产品质量

  “目前,市场上没有一个比较好的质量门槛,大量低档产品充斥着市场,以低成本、低价格取胜的现象没有得到有效抑制。”翁宇庆表示,“我们需要提高市场的技术壁垒,以解决钢材的质量问题。

  以轴承钢为例,我国现行的标准仅相当于先进国家20世纪80年代的水平,标准单一且水平不高。与瑞典SKFD33-1标准相比,我国的GB/T18254-2002标准对有害元素含量未作限制,宏观夹杂物也没有列为必检项目,对微观夹杂物氮化钛及碳氮化钛不评级。而且,现行标准对热轧钢材不要求检查网状,表面缺陷也不用无损探伤检查而用目视检查,对微观夹杂、脱碳、尺寸允许偏差、弯曲度等指标均控制较松。

  对于标准的提升和更新,翁宇庆介绍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要建立新的质量标准,目前初稿已经形成。”

  在过去的标准中,轴承钢的氧含量只要求在12ppm及以下。由于氧化物会产生球状夹杂,导致轴承结构疲劳破坏,新标准中,优质轴承钢的氧含量要求在10ppm及以下,特殊质量轴承钢则要求在6~7ppm及以下。另外,对于现标准中没有钛、大颗粒夹杂(Ds)的限制,新标准也有了更明确的要求:优质轴承钢的钛要求在30ppm及以下,特殊质量轴承钢要求在13ppm及以下;优质轴承钢的大颗粒夹杂要求在1.5级及以下,特殊质量轴承钢要求在1.0级(17μm)及以下。

  如果按照新标准,我国达到优质轴承钢要求的产品只有80万吨,达到特殊质量轴承钢要求的产品只有50万吨。“如果只是用于农用机械的轴承钢,国内很多企业都能生产,但如果是用于工程机械轴承、高速轴承,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提高技术水平。”翁宇庆表示,比如在碳化物偏析方面,如果按照瑞典SKF标准的要求,国内一些企业的差距较大,而且我们也没有完全掌握如何在轧钢工序解决碳化物偏析问题。

  另外,在弹簧钢方面,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我们也有一定的差距。比如,在炼钢工艺上,我国企业的精炼比为80%左右,部分企业采用真空脱气处理;而国外先进企业的精炼比达到100%,较多采取真空脱气处理。在连铸工艺方面,我国的连铸比约为80%,而国外先进企业达到了100%连铸。在轧制工艺方面,我国以横列式两火成材为主,成材率为84%,一般没有探伤检查;而国外先进企业的连轧成材率达到95%,成品大多探伤检查。同时,我们在纯净度、尺寸精度、表面缺陷等方面,也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同时,翁宇庆对于齿轮钢、高速钢等品种也有着诸多期许。如齿轮钢生产企业在淬透性带、性能稳定、成分波动,以及钛、铜等元素的控制等方面,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高性能高速工具钢方面,直径80mm以上大规格棒材和直径3.0mm以下小规格钢丝尚有差距,分别表现为碳化物偏析和表面脱渗碳;而粉末冶金高速工具钢,已经具备自主生产能力,但在纯净度控制和质量稳定性方面有待完善,等等。

  “总的来看,我们要从普通质量钢向优等质量钢发展,减少普通质量钢生产和使用比例。而特殊质量用钢也要提升标准水平,形成高品质的特钢。”他表示,“从未来发展来看,我们要发展高端、适应新兴市场和战略市场需求的钢材,减少装备整机和关键零部件的进口,向工业化成熟期的钢铁业发展。”

热门导读:

白色污染变绿色收入 界首市发展循环经济 (2012-10-8 )

产品创新 新产品迭出五金华丽转身 (2012-10-8 )

榆钢将成为西部地区重要钢铁精品建材基地 (2012-10-8 )

笃行绿色 从源头保障食品安全 (2012-10-8 )

知名厂商云集西安寻找家电市场新蓝海 (2012-10-8 )

 

 

责任编辑 : ywbpt003

[声明]本网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此稿件并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果你认为此类稿件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将相关资质证明发送至zhangronghua@99114.com,中国网库工作人员会及时回复并处理!

行业标签:
注册赢豪礼

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