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网库

手机网库: m.99114.com

移动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资讯 > > 赐富集团危机背后:盲目投资拖垮化纤主业

赐富集团危机背后:盲目投资拖垮化纤主业

 2014-05-08 09:43:27 浏览量:0

【海岛丝资讯尽在中国海岛丝交易网

这样一家曾经有着辉煌过去的企业,为何会在短短两年里陷入严重亏损的境地?

上述当地化纤行业人士介绍,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行业大环境所致,另一方面则是盲目扩张投资失败导致现金流困境。

4月25日上午,在细雨霏霏中,略显破旧的浙江赐富化纤集团(下称“赐富集团”)总部,显得非常安静。除了偶尔出现的办事人员,偌大的办公楼里少有人走动。

在绍兴市柯桥区乃至浙江省,作为当地龙头企业,主营化纤、薄膜等业务的赐富集团曾经享有盛名,鼎盛时期规模超过百亿,并登上中国制造业500强,其董事长也在各类富豪榜上多次现身。然而,就是这样有着辉煌过去的公司,如今却深陷困境。

获得的一份关于赐富集团银行负债清单显示,截至2013年底,赐富集团共有4笔贷款逾期,总金额高达3.5亿元。柯桥区委有关部门证实,该公司确有在数家银行的贷款逾期,原因是经营出现困难,银行暂停批准向其授信,导致现金流紧张。

“非生产性投资过大,而且没有收益,要主业承担债务和利息,最终把主业拖垮了。”一位知情人士说,赐富集团管理存在缺陷,近年来盲目扩张投资失误,加上行业环境不佳,主业也出现严重亏损,最终陷入现金流困境。两方面原因或致使这样一家曾经辉煌的地方企业深陷困境。

然而,令人担心的是,包括上述逾期贷款在内,赐富集团仅银行负债或已高达50亿元,共涉及20家银行。

3.5亿元贷款逾期

根据获得的赐富集团银行负债清单,该集团逾期贷款涉及南京银行、瑞丰银行等四家银行。

上述清单显示,瑞丰银行绍兴滨海支行贷款1.8亿元,逾期4000万元;交通银行绍兴分行贷款2.613亿元,其中已逾期6000万元;南京银行杭州分行3000万元贷款全部逾期。而逾期最多的一家分行,逾期贷款金额高达2.2亿元。

自2011年以来,浙江成为银行“不良”和逾期贷款重灾区,2014年以来,部分地区更是屡次传出企业资金链断裂消息。但与以往不同,赐富集团不仅在当地享有盛名,而且是浙江省内化纤行业领军企业。

赐富集团网站资料显示,该公司是集科工贸为一体的大型企业,目前拥有5家子公司,主业横跨化纤、薄膜、医药产品三大行业,并涉足房地产、矿产开发和进出口贸易等领域,曾入选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企业,2010年总资产已经达到110亿元。

“绝大多数都是短期贷款,光利息就不得了,如果只靠企业自身,还款困难非常大。”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作为当地知名企业,赐富集团体量庞大,而银行方面则在观望中,暂时尚未对逾期贷款采取进一步措施。

4月25日上午,前往赐富集团董事长赵张夫办公室,核实上述情况,对方匆匆露面后再也没有出现。随后,一名陈姓高管表示不接受采访,并声称“无可奉告”,截至本报记者发稿,赐富集团亦未回复。

随后,逐一致电银行进行核实,但涉及该集团逾期贷款的银行表态极为谨慎,部分银行经办人员表示尚未发现贷款出现异常,也有银行人员则称,早已离开银行工作,对上述情况并不知情。

“赐富集团贷款很正常,没有出现逾期。”瑞丰银行董事长俞俊海在电话中称,但随即话锋一转,“现在全国逾期贷款都在上升,出现这样的情况很正常,别的地方那么多贷款逾期,为什么非要报道我们这里?”

不过,亦有银行证实了此事。“对浙江经济目前面临的困难,政府、银行、企业都很重视,希望媒体能客观公正报道,帮助企业共度时艰。”在手机短信中,一位城商行信贷人员表示。

赐福集团所在的绍兴市柯桥区有关部门昨日回复时证实,到目前为止,有上海银行、瑞丰银行、南京银行等3家银行贷款逾期,主要原因是抵押物被查封、银行授信暂时不批等。

50亿元银行负债压顶

对于一家大型企业来说,上述3.5亿元逾期贷款,不过是赐富集团全部债务的冰山一角。作为柯桥区乃至绍兴市化纤、薄膜行业的龙头企业,赐富集团仅2010年和2011年净利润就合计达到11亿元左右。一度是当地银行竞相追捧的对象。在其辉煌时期,不少银行与其来往甚密,争相向其贷款。

当地银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从2003年开始,赐富集团大举向外扩张,斥资数十亿元在河南、云南、广东、江苏等地投资了多个项目,业务也从化纤薄膜延伸到医药、房地产等多个领域。由于处于投资初始阶段,这些贷款均以经营主业的主体贷款,利息也由主业企业和业务承担。

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5月26日,赐富集团与漯河市政府举行项目签约仪式,在当地进行沙澧河、漯河迎宾馆等项目开发建设,投资额共计达15亿元,多家银行绍兴分行行长现身项目签约现场。

有知情人士表示,2011年3月18日,在成立一周年纪念日上,南京银行杭州分行与5家企业签订了总额42亿元短期融资券代理承销协议,其中即有浙江欧亚薄膜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欧亚”)。不过,南京银行随后在风险调查时发现浙江欧亚存在多种风险,不具备发债条件而作罢。

还有银行将赐富集团作为优质项目发放贷款。资料显示,赐富集团子公司浙江欧亚曾计划在2011年底在港交所主板上市,拟发行7.5亿~10亿股,募集资金15亿~20亿港元。当年4月,浙江欧亚以5.02亿元的价格,收购关联方江苏欧亚薄膜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欧亚”),就有2.5亿元资金来自某股份制银行并购贷款,贷款期限3年。

在相关材料中,上述股份制银行称,该行总行、分行、支行三级联动,仅仅用了2个月时间就完成了立项、尽职调查、审批放款。该行除了获得并购顾问费650万元,还得到了将上市后大部分募集资金存放于该行专户,未来发行短期融资券等债务工具时,由该行作为主承销商等承诺。

该行认为,此举在“挖掘拟上市企业上市前融资需求中的并购贷款业务具有极强的示范效应”,因此被当作并购贷款经典案例。然而,这些设想很快成为明日黄花,此后,浙江欧亚上市计划一直未成行。

据掌握的资料,包括上述逾期贷款在内,赐富集团银行负债共计超过50亿元。除了上述4家银行,还有16家银行涉及其中,除一家为地方银行外,几乎囊括目前所有的全国性商业银行,向其贷款最多的一家国有大行,贷款金额达到12亿元左右。不过,对于赐富集团的整体负债情况,相关各方守口如瓶。

绍兴市政府办公室在今年初出台的一份文件中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要妥善保管企业风险信息,严守企业秘密,严防信息泄露,确保企业后续风险平稳处置。

为了帮扶赐富集团,柯桥区马鞍镇财政还曾“拆借”1亿元,助其渡过难关。对于这1亿元“拆借”资金,上述柯桥区有关部门及宣传部人士均称,这并不是借款,政府无权借钱给企业,而是预付赐富集团下属第一涤纶总厂拆迁补偿款。

行业低迷、盲目投资失败

2012年之前,赐富集团身上笼罩着各种光环,成为当地勇闯潮头的标杆企业。工商资料显示,赐富集团前身为成立于1986年的绍兴县第一涤纶厂,股东为绍兴县(现柯桥区)马鞍镇集体资产经营管理公司、马鞍镇经济实业总公司、绍锦化纤集团公司,注册资本1.08亿元。鼎盛时期年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在柯桥区乃至绍兴市的纳税大户中排名靠前。

据媒体公开报道,2003年,化纤行业产能趋向饱和,在赵张夫的主导下,赐富集团毅然投资17亿元研发杜邦公司都未能研发成功的聚酯薄膜直接拉膜技术,并在2005年5月研发成功,将新技术能耗降低50%,每吨成本下降2000元。

其网站资料亦称,2006年以来,公司薄膜产销在全国同行业排名第一,化纤产销在全国同行业排名第七,2007年和2009年分列浙江百强企业、制造业百强39名、73名,在当地产业地位举足轻重。

赵张夫本人也是当地财经界名人。从2003年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类富豪榜上。2003年,赵张夫以5.9亿元的财富,名列中国400富人榜第174名,此后又在2005年以11亿元的财富,排名胡润富豪榜第157位。2006年~2010年,又连续五年出现在胡润富豪榜中,但多数排名在375名以后,只有2010年以12亿元财富排名第167位。

时至今日,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辉煌早已不复存在。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2012年以来,赐富集团开始大幅亏损,其中2012年亏损8亿元,2013年亏损6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达到14亿元,已经陷入举步维艰的地步,只能依靠此前累积的利润苦苦支撑。

虽然上述情况未能得到赐富集团证实,但其经营严重困难已是不争的事实。上述柯桥区有关部门表示,赐富集团确实出现了经营困难,目前其薄膜生产线满负荷生产,化纤生产线开机率约为60%,化纤生产线未能满负荷的原因是化纤行业性亏损,采取限产措施。

但对于亏损额,上述柯桥区有关部门却表示不便透露。“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盈亏是正常现象,至于亏损多少、目前是否仍在亏损等问题涉及企业商业秘密,我们难以告之。”在回复中,柯桥区有关部门如此表示。

这样一家曾经有着辉煌过去的企业,为何会在短短两年里陷入严重亏损的境地?

上述当地化纤行业人士介绍,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行业大环境所致,另一方面则是盲目扩张投资失败导致现金流困境。

柯桥区有关部门在回复时亦称,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一是目前化纤、薄膜行业整体低迷,利润率大幅下降;二是资产结构不平衡,非生产性资产大量占用资金;三是企业管理存在缺陷,团队执行力不强。

“赵张夫这个人很有创业精神,而且能吃苦耐劳,但管理能力不强。”上述当地化纤行业人士说,赐富集团成立时只是一家镇办集体企业,能发展到后来的规模,与赵张夫也有一定关系。

但该人士称,自2003年以来,由于盲目扩张,赐富集团在江苏、云南、广东、河南等地投资的项目大多失败,仅在2009年成立的江苏欧亚,投资就接近17亿元,但该项目并未收到预期效果。而在河南、云南等地的地产项目,也以失败告终,浙江欧亚上市计划最终搁浅。“比如在地产方面,由于没有经营能力和管理经验,后来出了很多问题,造成大量损失。”

以赐富集团在河南鄢陵县投资的赐富大酒店为例,一年之内就将经营权和产权三次转包、转让。来自河南省高级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09年3月,赐富集团将赐富大酒店承包给申大垒、袁年生经营,但次年1月,双方又签订协议,将其转包给邢剑锋。可是时隔6个月,赐富集团以1.5亿元的价格,将赐富大酒店全部股权及资产转让给冯兴建。双方还为此而对簿公堂。

此外,赐富集团在云南呈贡县投资3.5亿元的地产项目也产生了纠纷,官司至今没有了结。从2006年开始,原土地使用权所有人、赐富集团、另一家投资方诉讼不休,至今没有了结。赐富集团作为被告,将于5月30日在绍兴中院开庭。

股权结构存疑

赐富集团的管理缺陷在其股权结构上也有所体现。该公司前身绍兴县第一涤纶厂本为马鞍镇集体企业,主管部门早已批准其改制,但赐富集团却一直未办。工商资料显示,马鞍镇集体资产经营管理公司、马鞍镇经济实业总公司等至今仍为赐富集团股东,亦未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名义上仍属集体企业。

而资料显示,早在1998年,原绍兴县乡镇企业产权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已批准赐富集团改制,马鞍镇集体持股比例仅为21.3%。2004年,马鞍镇集体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又与赵张夫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集体股份转让给后者。上海广发律师事务所在所做调查中也对此提出质疑。

对此,柯桥区相关部门在回复时表示,赐富集团名义上为集体企业,实质是民营企业,其管理人员对外投资由企业自主决定。至于企业是否有转移资产的嫌疑,还没有发现,如有则会依法依规进行处置。

20家银行贷款或涉险

据媒体公开报道,截至2012年底,赐富集团总资产144.38亿元,总负债则为145.50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柯桥区有关部门则在书面回复中称,至于企业总体是否负债,或者负债多少,这个要通过审计来核定,按市场经济规则依法处理。

上述情况给各家银行贷款带来极大风险。“现在最值钱的资产就是土地了,价值大约在10亿元,如果考虑溢价,可能值二三十个亿,在经营不能好转的情况下,依靠企业自身,估计只还得起一二十个亿。”上述知情人士称。

“抽贷吧,会加剧企业困难,不抽贷又面临很多问题,对银行来说,也挺难办的。但我们还是本着良好的愿望,选择与企业共渡难关。”上述某银行人士说。

不过,为了解决企业经营困难,绍兴市、柯桥区两级政府已开始积极介入。柯桥区有关部门回复称,面对严峻的形势,已出台29条帮扶政策,帮助银企共渡难关。此外,绍兴市政府办公室也出台了关于加强企业经营风险联动防范的意见。

柯桥区在《关于进一步做好风险企业帮扶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中表示,对已出现风险的企业,要按照“区别对待、分类化解”的原则协调处置,规模较大、牵涉面较广的大企业大集团“能保则保”,尽可能保持生产经营,有效维护区域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

据柯桥区委工作快报信息,自2013年以来,柯桥区委常委、副区长金晓明,马鞍镇党委书记闻仁水等官员多次前往赐富集团调研,商讨助其解困。今年3月12日,上市公司荣盛石化控股股东荣盛集团与赐富集团签订了经营管理战略合作协议,金晓明、闻仁水亦出席现场。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荣盛集团本拟收购赐富集团,但鉴于后者体量较大、债务沉重,不敢直接接手,暂时采取代管经营模式介入。4月25日,闻仁水表示,与荣盛集团的合作,已经基本安排妥当,但他未予透露双方合作详情。柯桥区有关部门在回复本报记者时称,目前双方还在洽谈合作中。

责任编辑 :

[声明]本网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此稿件并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果你认为此类稿件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将相关资质证明发送至zhangronghua@99114.com,中国网库工作人员会及时回复并处理!

行业标签: 海岛丝
网库优选
更多》

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