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资讯 > 今日电商 > 河南医院出生证明被炒卖 疑用于洗白被拐卖儿童

河南医院出生证明被炒卖 疑用于洗白被拐卖儿童

 2011-10-31 09:46:34 来源:《法制日报》 浏览量:0


  摘要:伪造《出生医学证明》的事常有所见,这些正规证明又是如何从卫生机构流出,在黑市上从一文不值炒至1.3万元一张,最后被用来上户口的?如果一个小孩是被拐卖来的,但是如果有人拿着这样的出生医学证明在当地给他上了户口。这就意味着被拐卖来的儿童被"洗白"了。”这是此类出生医学证明流出的最大危害。

  从河南省信阳市妇幼保健院流出的真《出生医学证明》。范传贵摄

  案件调查

  本报记者范传贵 本报通讯员 罗兆洪 罗志龙

  福建省永安市人民法院近日公开审理了一起“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犯罪案件。两名被告人买卖的不是炙手可热的营业执照、驾驶证等,而是由卫生部门免费发放的《出生医学证明》。

  伪造《出生医学证明》的事常有所见,但买卖却鲜有听说。我国有严格的《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这些正规证明又是如何从卫生机构流出,在黑市上从一文不值炒至1.3万元一张,最后被用来上户口的?《法制日报》记者循着案件线索展开了调查。

  出生证明来自千里之外

  1037.8公里。这是河南省信阳市与福建省永安市之间的距离。

  这个距离曾经让永安市公安局燕北派出所户籍民警翁秉锐颇为疑惑在短短的一两个月内,已经有3对永安当地农村夫妻拿着千里之外的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开具的《出生医学证明》前来上户口。

  同样感到疑惑的还有该市燕西派出所的户籍民警赖铭建:“从今年4月开始,陆陆续续来了7对夫妻,全部持信阳市妇幼保健院的出生证明来给孩子上户口。而且,这些人都来自吉山、霞岭、上吉山3个村庄。”

  户籍民警随后找到分管这些人所在社区的民警了解情况,得到的反馈是,这些人从未离开过村庄。疑点落在了那些来自同一所医院、盖着相同印章且有多张连号的出生证明上。

  情况汇报到了永安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经全市核查,相同的出生证明在全市一共出现了11份。

  5月初,由永安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部署的一场秘密调查展开。在收集了这些持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出生医学证明》前来上户口的市民说法后,《出生医学证明》的源头被指向了两个人在永安市燕西街道上吉山村经营药店的吴莲和同村村民朱霞。

  警方立刻对二人进行了刑事拘留。“最初我们对他们涉嫌非法买卖还是非法伪造国家机关证件还存在犹疑,后来我们将这11份《出生医学证明》送到永安市妇幼保健院作了初步辨认,认为这些证件不像假的。”永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兼治安大队长林新建向《法制日报》记者回忆。

  在初步掌握情况后,警方一边向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发函求证,一边对两名犯罪嫌疑人展开了讯问。

  出生证明最高能卖1.3万元

  据朱霞供述,她和吴莲是朋友,曾经在一起学过裁缝。2010年12月,朱霞到吴莲开的药店买药时,吴莲得知她抱养了一个女儿,一直没有上户口。

  “她告诉我说她有办法帮买到《出生医学证明》,但一张要5000元钱,我想把我女儿的户口上了,就叫她帮我办一本,我把我和我老公的身份证号码、女儿的名字和出生日期告诉了她。”朱霞回忆。

  就在不久后,吴莲打电话告诉朱霞,称《出生医学证明》已经办好了,让她带上钱到永安市邮政局路口取。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证,并说好如果不能上户口,吴莲把钱退还给朱霞。几天后,朱霞就到永安市公安局燕西派出所顺利地把女儿的户口上了。

  朱霞给抱养女儿成功上户口的事很快在村里传开了。2011年年初,陆续有同村村民找到朱霞,希望能帮忙为自己的孩子上户口。尽管朱霞每一次都帮上了忙,但《出生医学证明》的价格却一次比一次高,从最初的5000元涨到6000元,继而又涨到了1.3万元。

  除了朱霞这条线,吴莲的“生意”还做到了其他村庄。但价格却并非十分理想,最低的时候一张《出生医学证明》只卖到了1000元。

  而据吴莲供述,她并非这档赚钱生意的真正老板,她只是在帮上线当中间人。

  “我以前经常带孩子到永安市林业要素广场玩,后来碰到一个姓魏的老太婆,她也带着一个孩子在那玩,我们渐渐就熟悉了。到2010年11月,她知道我在开药店后,说有《出生医学证明》卖,我想起之前一个邻居曾经问过我有没有这个,我就帮姓魏的这个人联系了。”据吴莲回忆,这个“老魏”年龄在60上下,身材较胖,外省口音,自称是安徽人。

  吴莲供述,“老魏”没给她留过电话,见面时都是在林业要素广场。吴莲有需要的时候,“老魏”就会提供《出生医学证明》,开始的两张由“老魏”填写好,后面9张都是老魏给的空白证明,由她将所需信息填写完整。

  “钱都是"老魏"收走的,到后来"老魏"说每张证明给我200元介绍费,我卖的倒数第二张收过200元,我卖完最后一张以后"老魏"突然就消失了,此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吴莲称。

  由于“老魏”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具体信息,吴莲身上的这条线索就此断掉。近日,在永安市人民法院审理的“买卖国家机关证件”一案中,吴莲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

  摘要:伪造《出生医学证明》的事常有所见,这些正规证明又是如何从卫生机构流出,在黑市上从一文不值炒至1.3万元一张,最后被用来上户口的?如果一个小孩是被拐卖来的,但是如果有人拿着这样的出生医学证明在当地给他上了户口。这就意味着被拐卖来的儿童被"洗白"了。”这是此类出生医学证明流出的最大危害。

  警方千里追踪证件源头

  公安机关根据《出生医学证明》上所盖的印章,开始了这11份证明源头的追踪。

  今年5月,永安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向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发函,求证这11份《出生医学证明》是否为该院所开具。几天后,该院回函称:“我院从未启用过这些编号的出生医学证明。”

  “2011年6月23日,为进一步查清事实,我和刑侦大队的一名民警,连同一名计生工作人员,一起前往河南省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取证,提取了信阳市妇幼保健院2006年8月15日至2010年9月期间和2010年9月以来使用的两枚出生医学证明专用章样本。”案件侦办民警蔡斌向记者讲述。

  随后永安市公安局委托福建省三明市物证鉴定所对这11份出生证明上的印章进行鉴定。结果显示,其中有5张医学证明上所盖的“河南省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出生医学证明专用章”与警方提取的2006年该院所使用的样本印章为同一枚印章所盖;另外6份医学证明上盖的印章与该院2010年9月以来使用的样本印章为同一枚印章所盖。

  这意味着,这11份《出生医学证明》上所盖的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出生医学证明专用章均为真的。

  永安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再次将鉴定结果函告信阳市卫生局。该市卫生局于9月19日复函称,在接到永安市公安局的来函后,信阳市卫生局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人员对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出生医学证明》签发情况进行了认真的核查,核查结果:盖有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出生医学证明印章的10份出生医学证明不是该机构签发的。由于该院管理不善,造成了国家法律证件遗失的不良后果,我局责成信阳市妇幼保健院立即进行整改。

  记者看到,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在9月14日提交给信阳市卫生局妇幼保健与社区卫生科的《整改报告》中写道:“由于我院人事调整、人员交接和房屋装修过程中管理疏忽,造成了未启用就丢失《出生医学证明》事件的发生,造成了不良影响。”

  整改报告中还提出,针对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已采取了以下整改措施:立即重新申请刻制新印章,重新制定专人管理,落实证章分离;制定本单位《出生医学证明》的管理制度;规范出入登记制度及首次签发、补发、换发等登记制度,并建立台账进行管理和备查。

  出生证明如何从医院流出

  然而,事件还存在着一些疑点:这些出生证明是如何因“疏忽”而流出的?负责管理出生证明的卫生机构原本就应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为何此前未能防止证明流失?另外,在永安被发现的11份证明有3种批次,其中两个批次有多个连号,那么,从信阳市妇幼保健院遗失的究竟有多少?该院是否自查?

  10月9日,《法制日报》记者专程来到河南省信阳市妇幼保健院,试图解开这些疑惑。然而,让记者惊讶的是,该院医务科科长刘天良(音)在听说此事后,一口否定这些出生证明系从该院流出。

  “你说的这11张涉嫌伪造,肯定不是真的嘛!假出生证明现在几乎是泛滥了,每年来我们这儿鉴定的太多了,我们用肉眼看一下就能辨认。造假泛滥在中国很正常嘛,就像你们的记者证,我们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刘天良说。

  “公安部门鉴定机构已经鉴定了那些印章都是真的,怎么会是假的?”记者问。

  “现在伪造公章太厉害了,通过高精度扫描后造假太简单了。上面的号码都是随便编的。鉴定也鉴定不出来,肯定是假的。”刘天良一再辩解。

  这样的说法很快就被否定了。《法制日报》记者随后赶到信阳市卫生局妇幼保健与社区卫生科,该科负责人吴科长向记者说明了来龙去脉。

  “出生医学证明是由我们市局每年根据各县区出生人口年报情况,向省里进行预订,再发放到各县区,再由县卫生局或县妇幼保健院发放的,以县为单位进行管理。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实际上是信阳市浉河区妇幼保健院,是个区级机构。”吴科长说。

  他进一步解释:“按照卫生部《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证件的领取有一整套规范程序,假如你们这个县向市里领取,某某号到某某号之间都像人民币一样的,不重号的,就是说你分发到哪个地区都是固定的,我们一查就知道真假,是不是从你这个地方发出去的。”

  记者以在永安被发现的出生医学证明作为例子,将其中一个编号提供给该科工作人员。经现场核查,该证明的确在信阳市妇幼保健院2010年7月份领的一批证件范围内。他们证明,公安部门前来求证时,他们已进行过核查,11份中只有1份不在他们领取的编号范围内。

  吴科长还证实,在公安局过来调查后,他们前往信阳市妇幼保健院进行了调查,并对他们进行了处理。

  “严格地说,出生医学证明必须三分开管理,就是说拿章的人、拿空白证的人、签发的人都是分开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能发现哪里有管理漏洞。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原来只有一两个人在那儿管理。我们到那儿核查以后,才规范起来,印章由院长管着,证由刘天良管,签发又是另一个人。”对于证明如何从医院中流出,吴科长如此分析。他还指出,若不执行三分开管理,一旦造成流失,问题将很大,“比如说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它不光负责他们医院的,还负责全区的分发。所以我们要求他们在往下分发的时候也要登记,过去可能存在管理上不那么严格的问题。”

  摘要:伪造《出生医学证明》的事常有所见,这些正规证明又是如何从卫生机构流出,在黑市上从一文不值炒至1.3万元一张,最后被用来上户口的?如果一个小孩是被拐卖来的,但是如果有人拿着这样的出生医学证明在当地给他上了户口。这就意味着被拐卖来的儿童被"洗白"了。”这是此类出生医学证明流出的最大危害。

  出生证明流出将干扰打拐

  当听到记者说,在永安市一张出生证明被卖至1.3万元时,吴科长发出了长长的惊叹:“我们发放出生医学证明都是免费的啊!”

  合法、免费就能获得的东西,为何还会有人冒着触犯法律的风险倒卖它?为何又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

  “因为它可以被非法使用。”林新建对此分析后认为,这种真出生证明流入市场的危害性极大,“如果是伪造的,我们很容易就能辨别出来,而如果证明和印章都是真的,除非形成一定规模再加上细心排查,否则的确很难发现。”

  而如果没有被警方发现,这些真出生证明所造成的危害将更大。“首先,出生医学证明是公安部门给居民上户口最重要的凭证,这些出生证明的流出肯定严重扰乱了公安正常的户籍工作。”林新建分析道。

  “更关键的是,我们公安系统一直强调打拐工作,如果一个小孩是被拐卖来的,他的户口不在当地或者没有户口,那我们肯定要提取他的DNA列入公安系统打拐数据库;但是如果有人拿着这样的出生医学证明在当地给他上了户口,我们肯定就不会无端地去怀疑他。这也就意味着买卖来的儿童到此就被"洗白"了。”林新建分析,这是此类出生医学证明流出的最大危害。

相关阅读:

·国内航油价格年内第三次下调 11月每吨降224元
2011-10-31
·全球最震撼的诡异食物 你敢吃吗
2011-10-31
·第四套人民币下跌逾三成 因炒家资金吃紧
2011-10-31
·淘宝向当当和苏宁伸出橄榄枝 欲孤立京东商城
2011-10-31
·文化部:防治网瘾未达标企业将全国通报批评
2011-10-31
·“四通”全部上调快递价格
2011-10-31

责任编辑 : ywbpt001

[声明]本网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此稿件并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果你认为此类稿件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将相关资质证明发送至maying@99114.com,中国网库工作人员会及时回复并处理!

行业标签:
注册赢豪礼

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

最新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