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资讯 > 今日电商 > 京城打车难愈演愈烈 盘点的哥拉活潜规则

京城打车难愈演愈烈 盘点的哥拉活潜规则

 2011-10-24 09:13:01 来源:北京晨报 浏览量:2


  的哥们都哪儿去了?对“打不着车”,北京人正在从抱怨开始变得有点儿麻木了。按央视报道的提法,“北京打车难已成为常态”。

  在节目中,一名出租车司机称,基本上所有司机每天都拒载两到三个客人,而另一名司机则主动对记者说出租车拒载是“正常现象”,不拒载倒不正常了。在一项网络调查中,乘客听到的拒载理由中,交接班方向不对占到77%。

  那么,咱们身边的的哥何至于有钱不挣?的哥口中的交接班到底有什么规律?的哥们偏爱的早晚高峰行车路线是什么?晨报记者日前走访了多位的哥与乘客,对北京打车难的深层原因进行了调查。至少对于的哥来说,选择在高峰时间休息、吃饭或是交接班,可谓是一种最不耽误挣钱的方法。

  记者

  体验

  司机漫天要价 不怕投诉拒载

  如今的晚高峰,拦下出租车,市民已习惯客气地问一句:“某某方向您去吗?”即便不问,的哥也要来句“往东还是往西”或“我往北走,你去什么方向”,或者一句“我得交班了”就把乘客给打发了。还有很多时候,明明是空车,司机直接挂个停运牌子,让翘首以盼的白领们一阵空欢喜。

  前俩月的高温天与下雨天,打车肯定难。早高峰,出了小区就在那里苦等;晚高峰,出了写字楼就开始发愁。这不,昨天又开始下雨降温,打车难又多了一个理由。再过俩月,新的理由又该登场了——刮风和下雪。

  近日,记者分时段、分区域走访本市部分地段体验打车难。王府井路口,停着七八辆出租车,司机不停向路人揽客,可一律是“不打表,直接要价”。去三元桥,司机张口就是 80 元;近一点,起步价 50元 !

  在东三环,记者好不容易打到一辆出租车,结果司机一听说去通州,立马说:“我得交班了,去不了。”记者表示要投诉其拒载,而这位司机满不在乎地说,“您投诉我也去不了。”

  北京站广场外出租车等候区醒目位置立着“不要议价、打表走车”的提示牌,但旁边就有出租车司机叫价揽客,“坐车吗?去百子湾?150 。”面对记者的质疑,这位司机却说:“就这行情,现在没有打表一说。”

  根据记者体验和部分乘客反映,上下班高峰时段、繁华商业地区、稍偏远的居民区、客源多的酒店和办公聚集区,以及风雨天,打车都是让人头疼的事。

  市民讲述

  “因为打不到车,主动白加班”

  打车越来越难,北京城每个角落的市民几乎都有这样的感受。

  “2005年,我到北京来工作。那时候虽然高峰期也不是伸手就有车,但等上几分钟肯定能打到。”在双井桥北富力城工作的小李说,“现在不敢想了,东三环往北,高峰期跟停车场一样,所以我们几个在北边住的同事,每天到了5点半下班时间都不动窝,干脆给单位白加班,或者去找个地方吃晚饭。等到8点多车少了再回家。”

  小李介绍,如今在晚高峰的三环路边打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与其在三环路旁等出租车,倒不如在小区里面某个楼门口等车,“可是居民们回家的车,下去人之后,一般也都不止一拨人在等同一辆车。”

  “我就没听的哥抱怨过空驶”

  而一些位置“特殊”的居民,打车更是困难。“我就住在广安门外蝶翠华庭,挺好的地方吧,可是早上出门想打车,根本不可能。”刚刚搬到这里不久的康先生说。

  前几天的一个早晨,康先生8点走出小区,打算打车去单位,“平时小区门口偶尔还有个趴活的,现在除了黑车,没有一辆正经出租车。”虽然没车,但康先生自我安慰,也许往外走走就能打到车了。

  “这一路上,走几步就看到一个打车的。我心说,这么多人肯定没戏,干脆走到两广路再说。”这一走就是500米,康先生沿着小区走到了两广路旁,谁知车如潮水的两广路,居然也没有一辆空车。“从8点一刻等到了8点45分,实在是打不着车,眼看着公交车过去一趟又一趟,若是乘坐公交车,也许现在已经到了单位了呢。”

  最终,康先生通过过街天桥过了马路上了公交车,此时已是8点55分。“这一年多,我就从来没听的哥抱怨过空驶率高。”

  的哥揭秘

  案例一:不拒载的城里的哥

  出城方向路边“趴活”

  “现在北京城里太堵,所以很多司机早晚高峰反而不愿意在城里拉活儿。”老刘是一位“城里的”司机,家就住在广安门内。相比之下,他认为自己还算“本分”,高峰期也经常在城里跑并且几乎从来不拒载。

  由于是单班车,他的车并没有交接班的任务,但到了早晚高峰还是有策略的,“一般我就在二环或者三环难掉头的地方,把车停在出城方向的路边‘趴活’。”这时候路面上车辆很多,车速上不去,所以“趴活”比“扫活”划算,“比如说广渠门桥,出城道路相对好走一点儿,所以停在出城的路边。往城里走的人一般不会上车,因为广渠门桥车多,盘两次桥掉头,就得花不少的时间。”老刘说,这种“选择方向”的方法,是不少的哥在高峰期采用的方法。

  案例二:住在郊区的的哥

  下午3点往回“扫活”

  如今北京有不少住在郊区的的哥,他们对于高峰期的选择则是多种多样。的哥小张介绍说,“我们约好的每天交接班时间是下午5点。”小张和自己双班的搭档都住在南五环德茂桥附近,24小时换一次班,换班地点在南四环大红门桥畔。“每天到了下午3点,无论在哪里,我们就都往回‘扫活’了,往南一路走,如果遇到了打算去北城的乘客,就跟人家解释清楚,自己需要交接班。”下午3点出租车空驶率相对稍高一点,“一般来说,不坐你的车,也并不是没有别的车可坐,所以乘客一般都可以接受。”有时候下午4点,虽然距离换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但他已经将车开到了大红门桥,“宁可空车一个小时,也不再拉去城里的活儿,如果去趟前门,赶上晚高峰的时候,两个小时都未必够用。”

  案例三:6点半换班的的哥

  吃完晚饭才出门儿

  对于12小时换班的的哥来说,选择早晚高峰交接班更是非常普遍使用的方法。一人开白班,另一人开夜班,“一般人们都觉得晚上挣钱肯定少,其实,我们俩人平摊车份儿钱。”在采访中,有两位的哥同住在马甸桥附近,虽说靠近城里交接班相对方便,但高峰期的马甸桥,堵车也是响当当地闻名。于是双方约定的交接班时间是早上6点半、晚上6点半。开白班的早上接车之后,并不着急往城里开,“沿着北三环往西,趁着早高峰还没开始,到宾馆附近拉上一个去机场的。”等到从机场回到城里,已经是上午9点左右,早高峰接近尾声。这两个多小时,“如果在城里或者北三环上堵着,顶多能拉百八十块钱。但是一趟机场来回,应该能拉到将近200块钱了。”白天城里不太堵车的时间,自然就按照一般方法拉活即可,到了晚上5点左右的晚高峰,“一点点往北扫活,到了交接班的地方就不动了,反正也跑不起来,正好歇歇车,也歇歇人。”

  上述两位的哥介绍,晚上6点半接过车后,高峰还没有结束,于是自己并不急于拉活,“我们俩都有车钥匙,也约好了交接地点。有些时候,我干脆等到晚上8点吃完晚饭再出门儿。”

  案例四:夜里出车的的哥

  夜店成了“捞金宝地”

  晚8点的道路已经好走了不少,的哥老王拉上乘客进城后,就开始朝向各个写字楼扫活,“那里老有加班的,到晚上11点都有人打车。”由于道路好走多了,“空驶率比白天低不了多少,开起来还挺痛快。”到了晚上11点多,看似平静的城市,又有了另外一个热闹的角落——夜店。每天晚上的三里屯、什刹海,便是的哥们趴活的主要地点。“远近反而无所谓了,大不了半夜放空车,开回这些酒吧街,反正车少路好走,不愁到了酒吧街还没活儿。”夜间的车价上浮、车速快,则平衡了夜间相对活儿少的缺点。

  此外,一些不方便在高峰时候交接班的的哥,在这些时候干脆也不干活了,“到了早上8点,找地方,吃早点。”的哥们每天在城里跑着,几乎吃遍了各地的小饭馆,开到任何一个地方,总能在不远处找到一口自己爱吃的饭菜。而晚高峰时间,这些小饭馆门前也总少不了停着的出租车。“趁着最堵、最不挣钱的时候休息一下吃口饭,咱也是肉做的人,不能总是没时没晌地吃饭。”在饭馆里,一位的哥说。

  案例五:雨雪天里的的哥

  干脆就歇了

  今年夏天北京的大暴雨也让不少的哥“望洋兴叹”,“谁知道立交桥底下真变成海洋了。”一位的哥告诉记者,莲花桥桥下淹了小轿车那天,当时他就在天宁寺桥往西的路上。“乘客打算去鲁谷,虽然经过西站,这一趟往城外走,本来是挺好的活。没想到,到了这条路上根本开不动。”等待了半个小时,“乘客说等不及了,打算乘坐黑摩的到莲花桥西边再找车。于是下车从西站旁找了一辆摩的,我听见他们谈价钱,不过三四公里的路程,摩的要20块。”

  然而乘客下了车,“我成傻子了,看着车一动不动干瞪眼,一分钱也没有。哪怕趁着这工夫回家歇会儿也好啊。”第二天的午饭时间,这位的哥把这段“倒霉”的经历讲给了其他的哥,“他们也都说,这遇到极端天气,干脆就歇了,反正拉活也是堵着,挣不了几块钱,还不如休息休息呢。”

  管理者说——

  上车前别询问司机

  “出租车拒载比较常见,理由也很多,要么提前收车,要么吃饭或交班,要么去的地方堵车……”市民小王说,他从东三环打车去天通苑,打了好几辆,司机都以各种借口拒绝,好不容易一个司机去了,但一路上不停抱怨这趟活儿有多不划算。“打个出租车还得小心翼翼赔笑脸儿。”

  除了拒载,司机脾气大也是近期投诉重点。胡女士有一次坐上一辆音响开得巨大的出租车。她问司机:“能不能把音响调得小一些?”司机开始没理会,过了一会儿,突然“啪”把音响关了,赌气似的来了一句:“我不听了还不行吗?”

  微博上关于出租车司机的投诉近期也突然增多,很多网友共同的体会就是:“出租车司机总是要嫌弃你去的地方是他多么不想去的。”网友“大飞LiuE”有些无奈地说:“现在的北京出租车,往东不去、往南不去、往西不去、往北不去、太近了不去,这些司机到底要怎样?”

  记者随机采访的一些市民,对“打车难”都深有感触,“尤其是下雨天,拦好几辆车也不见得能打得上。”

  相关负责人提示,防止拒载最好的办法是,不要在上车前询问司机是否去某地和车费金额,应先开门上车、后告知司机目的地,如果此时司机表示不去,就属于拒载,可以投诉。但相当一部分乘客表示,“这个道理也懂,但也理解司机的辛酸,不愿意较这个劲儿。”

  执法者说——

  乘客连遭7次拒载

  实际上,对拒载等现象,近期也有专项治理。8月底,本市开展了为期50天的提升出租汽车服务质量集中整治行动,主要集中在王府井、两站一场(北京站、北京西站、首都机场)等重点地区,加大对出租汽车违法违章行为的查处力度,坚决打击拒载、绕路、议价行为,缓解乘客打车时间长问题。同时,要求各出租汽车企业加强服务管理,引导驾驶员在节假日、恶劣天气,保持95%以上的出车率,方便市民出行。

  市交通运输管理部门表示,对于严重违法违章率居高不下的企业,在全行业进行通报批评,并进行限期整改。

  集中整治马上就要结束,效果如何?一位执法人员遗憾地表示:“并不太理想。”他介绍,一次在双安商场门前看到一位乘客拦了7辆出租车都被拒载,“部分司机对于处罚根本不在乎,大不了不干了。”

  出租车公司说——

  拒载主因是供不应求

  出租车司机拒载现象为何越来越多发?一位出租汽车企业相关负责人说:“打车的人多了,就有了挑选的余地,主要原因就是供不应求。”据介绍,北京出租汽车总量是6万多辆,这个数字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一直没有增加过。而出租汽车企业只能从增配双班比例来保证出车率。据了解,部分企业目前的双班比例已达到70%。

  但增配双班比例,只能保证夜间出车量有所增加。按照日间、夜间50%的出车比例推算,增配双班比例,夜间出车有所增加,但还是解决不了白天打车难。

  出租车司机拉活儿挑来挑去,只是因为道路拥堵导致钱不好赚吗?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执法人员说:“从出租车计价器可以查出司机每月的营业额,部分司机营业额甚至能达到2.5万,平均下来每人也能拉一万多。”

  对此,首汽出租汽车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首汽六七千个司机,平均每人每月毛收入都在一万多元,“就是正常上下班,周末节假日该休息就休息。粗略计算,单班司机每月扣去5175元份儿钱、3000元油钱,再加上油补1305元,扣去保险剩余的几百元基本工资,每月还是有几千元,对当下的北京工薪阶层来说,还算可以。”

  那么,出租车供不应求,为何一直不增加?采访中有管理者告诉记者,现在北京堵车这么严重,在北京限车的大背景下,还要增加出租车,未必能解决问题。而且,现在增加了,随着地铁等公共交通的建设,以后没准又多了,那时候很多出租车的生计就又成了问题。更关键的是,北京的多数司机过去多是郊区农民,现在随着郊区收入的提高,尤其是一些人家里拆迁拿了补偿款,腰包鼓起来了,对辛苦跑出租车也就不那么上心了,有的出租车公司如今招司机都招不上来。(记者 张十月 陈琳)


最新热点:
·
所有高铁11月底前可刷二代身份证
2011-10-18
·我国贫困县总量十余年未变 专家称有必要调标准
2011-10-18
·多地民营加油站和批发商被指再现断油
2011-10-18
·我国高铁信号线路将全方位排查
2011-10-18 
·第三方信用卡还款开收手续费
2011-10-17
·新华保险频遭挖角 孙兵旧部流失殆尽
2011-10-17

责任编辑 : ywbpt003

[声明]本网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此稿件并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果你认为此类稿件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将相关资质证明发送至maying@99114.com,中国网库工作人员会及时回复并处理!

行业标签:
注册赢豪礼

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

最新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