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资讯 > 今日电商 > 高朋裁员 团购拐点显现

高朋裁员 团购拐点显现

 2011-08-28 15:57:26 来源:新金融观察 浏览量:0


  从未出生就受到人们高度关注的高朋,还是步了老东家Groupon在欧美市场的后尘,即先大肆招人,再规模性裁员。为此,高朋付出了前所未有的舆论代价。作为行业成长中的阵痛,各种裁员和撤站同时也暗示着团购行业正面临由浮躁转向稳健的拐点。

  并不是每个‘富二代’的成长都能一帆风顺,比如高朋。

  从出身来看,高朋比中国任何团购网站都更称得上出身名门——它的创建者包括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中国互联网大鳄腾讯,以及由马云等人创立的云峰基金。

  然而,从未出生就受到人们高度关注的高朋,还是步了老东家Groupon在欧美市场的后尘,即先大肆招人,再规模性裁员。为此,高朋付出了前所未有的舆论代价。

  易观国际分析师陈寿送认为,目前裁员现象在团购行业大范围存在,裁员网站远不止被曝光企业。例如刚刚走出裁员风波的窝窝团。

  作为行业成长中的阵痛,各种裁员和撤站同时也暗示着团购行业正面临由浮躁转向稳健的拐点。

  新金融记者 王琳

  如同一场灾难

  “这好比一场灾难,”著名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形容高朋裁员。

  8月18日晚8点多,前高朋网秦皇岛分站员工刘丹(化名)接到来自销售总监卢洪亮的电话,被告知将解除劳动合同。

  而唐山员工则是在19日一如既往地去上班时,得到了这个噩耗。

  “很突然,有种整颗心掉入冰窖的感觉。”刘丹说。

  事实上,早在8月初,高朋就开始了有步骤分批次的小规模裁员。直到8月中,高朋网经理们被告知员工总数必须缩减至2000人,20到41家办事处将被关闭,裁员行动才大刀阔斧地进行。

  略显讽刺的是,今年6月,高朋网首席运营官欧阳云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还表示,在运营3个月的时间里,该公司招聘了3000名员工,扩张到了50个城市。或许,这不仅是扩张,而是一种跃进。

  刘丹说:“当初我们大多都有工作的,他们把高朋的前景说得非常好,我们都抱着很大希望过来,而且工作都很努力。”

  而如今,面对公司墙上贴的一份冷冰冰的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刘丹显得十分黯然:“现在换来的却是要我们马上打包走人。”

  刘丹所在的秦皇岛站是一个仅有9人的小站,从19日开始,该站辞掉8名员工,仅存一位销售总监,几乎相当于撤站。

  “当时公司给了我们两个选择,要么写自动离职报告,给半个月工资做补偿,要么被公司解雇,没有补偿。”刘丹说,“我们当时就懵了,但是大家都没有认同这两种选择,也没签。”

  更为夸张的是,16日刚刚入职的王力(化名),工作不足3日就被无情PASS。他的劳动合同还没从北京总部邮寄回来。

  其销售总监甚至提出:“要不让我给你写离职报告得了,”王力没有同意。

  针对裁员一事,高朋一直以“业务优化”为由进行回应,其公关表示:“我们充分认可离职员工对公司的贡献,决定给予超出法律规定的补偿。”

  正在北京参加互联网大会的欧阳云也称,此次裁员是高朋在全国人力配备上的调整,希望配置更多的兵力到大中型城市。

  “高朋的员工请放心,我们以后肯定不会常做这样的调整。”欧阳云说。

  然而,此次“调整”却已经触及法律层面。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一次性裁员20人以上属于经济性裁员。用人单位因破产重整、生产经营严重困难、经营方式调整等原因可以进行经济性裁员,但需要履行法定程序:提前三十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后,裁减人员方案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可以裁减人员。

  根据此次高朋网部分被辞员工代理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介绍:“高朋此次裁员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经济性裁员,应该按照N+1标准支付经济补偿金,N指的是工作年限。”

  成长的烦恼

  对于裁员一事,Groupon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梅森毫不讳言:“Groupon在中国的增长策略是快速招聘、处理表现不好的人。至今这一战略已经让其在中国竞争地位得到提升,从之前的3000位上升到第8位,而且在中国市场建立的业务是长期的,对未来发展仍然持积极态度。”

  复制Groupon在欧美大量招人再批量裁人的模式,高朋在战略上的“拿来主义”却连糟粕一同收入囊中,让自己陷入舆论的“口诛笔伐”。

  目前,上海区已达成两个月工资的补偿标准,但其他分站并没有确切和统一的补偿。

  “全国范围内目前尚未正式发布统一的补偿方案,建议劳动者可以依法与用人单位进行谈判,如不能达成一致,可以通过诉诸法律的手段解决。”赵占领如是说。

  以华南区为例,中山、珠海、东莞、佛山、南宁、桂林等6个城市共计66名被裁员工因补偿问题与公司没有达成一致,决定诉诸法律解决争议。截至截稿,相关法律材料正在准备中,其中,广州站4名员工已经提请劳动仲裁并获立案。

  曾经盲目跃进,终留下伤口。

  高朋此次裁员人数、范围在互联网行业几乎是空前的,而相应的,其员工利用微博等各种媒介维权的力度也几乎是空前的。

  在上海区未达成两个月工资补偿之前,一个名为“高朋团购大裁员”的微博上详尽地记录和转发了现场情况及图片——

  “现在公司网络断了,固定电话也全断信号了。”

  “为了封锁消息不让我们发微博,速速完成裁员,公司派保安拦住媒体,并且切断了网络。”

  “部门领导都不愿意交出名单,因为部门领导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裁。”

  高朋在公众舆论方面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欧阳云说:“一部分是不实和夸大,这不会理会,我们扎扎实实地做好业务。另一方面是比较中肯的批评,我们虚心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至8月24日,也就是上海区补偿确定下来之后,该微博再也无法访问,显示用户不存在。

  然而,除裁员这一舶来政策外,对高朋来说,权衡外来传统和中国特色一直是其纠结之处。

  以实物单为例,在中国市场已经做成熟并且发展稳健的团购网站都在严控实物单数量,重点发展服务类项目,美团网王兴说:“做实物单对物流要求很高,团购网站自建物流的成本太高了。”IT评论人洪波也表示,如果团购沦为B2C导航站,团购的价值将逐渐丧失。

  因此,尽管进入中国已有6个月时间,高朋尚未摆脱水土不服的烦恼。

  根据团800的统计报告,高朋网今年3—6月份交易额分别为184.9万元、129.7万元、448.2万元、737.5万元,而拉手网、美团网等国内团购网站同期数据几乎都在千万以及上亿元级别。且7月份中国团购10强网站名单中并未出现高朋的身影。

  从Alexa上的排名来看,将时间限定为2011年8月第四周,高朋排名为2082,而拉手网、美团网和糯米网排名分别为:426、426和1260。。

  靠大跃进来发展的方法给国内团购行业积累了一个很好的经验。这个经验,用易观国际评论员赵福军的话来说是:“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

  扩张减速

  经历疯狂扩张的痛楚与成长的烦恼,欧阳云已经意识到:“中大型城市团购发展条件更加成熟,这是战略上的小小调整。”

  裁员和撤站,尽管让高朋输了颜面,但从战略上,却是个赢家。

  “没有公司可以悄无声息地裁掉几百个人,更何况是像高朋这样还没成立就受到媒体广泛关注的公司,”团购业内人士分析,“如果大家都能知道这一点,那么高朋自己一定比其他人更要知道。”

  尽管高朋未见得预见到员工会利用微博等手段造势维权,但从人事的大规模调整上看,高朋在战略上的调整决心坚定。

  正如Groupon发言人赫特·迪金森所说:“随着我们本地化市场的不断深入,Groupon进行国际市场扩张的举措也将产生巨大影响,并将完善我们的战略。我们认为,对业务的战略调整非常重要,可以为我们的成功奠定长期的基础。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合资公司就是许多新兴市场的例证之一,在这样的新兴市场,我们随着进展而不断完善我们的战略。”

  自高朋成立至今,一直是一个背景强大,但缺少精神支撑的产品。

  Groupon的招股说明书披露,高朋网的股权结构中,腾讯与Groupon各占40%,Rocket Asia和云锋基金各占10%。然而,从Groupon到腾讯再到马云等人创办的云峰基金,无一带着专一的心态去做Groupon的中国市场。

  拿Groupon来说,自去年准备进入中国之时,对中国团购市场就始终抱着一种不定的态度。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市场在Groupon全球收入中的比例仍不到1%。

  2010年10月,负责Groupon国际业务的奥利弗来到上海,邀请全国各地团购网站CEO赴上海谈合作,但最终,Groupon并没有和任何国内团购网站合作,而是选择自建网站。

  当时并没有现身上海的满座网CEO冯小海说,“要谈就来找我们谈,中国市场和欧美市场是不一样的,我们自己做得不错,对被收购这件事也不是很感兴趣。”

  再拿腾讯来说,尽管和高朋合作,但腾讯旗下独立经营着QQ团,同时还有Soso专门的团购导航业务。

  “腾讯自己的业务当然不会丢下,而之所以和Groupon合作,更多的是腾讯对资本市场的考虑。Groupon一直有上市的打算,如果其上市,腾讯也是有收益的。”赵福军说。“马云方面,淘宝也有聚划算,所以云峰基金投资高朋也多是出于资本市场的动作。”

  然而,对于此次裁员和撤站,Groupon总部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失望情绪,安德鲁·梅森在给员工的信中表示,“中国是一个很特殊的市场,但每个月我们都向盈利的方向接近一步。”

  事件发生后,欧阳云称,会考虑放慢扩张速度。

  或许对于高朋来说,如同塞翁失马,此次风波正是一个转型走向稳健的良机。

  拐点将至

  易观国际分析师陈寿送认为,目前裁员现象在团购行业大范围存在,裁员网站远不止被曝光企业。

  从窝窝团到高朋,相继发生的大规模裁员事件或许向团购行业发出信号——团购大跃进时代即将结束。

  团购大跃进主要体现在城市站点和员工扩张,而这两方面的扩张都成为烧金的重点渠道。

  糯米网总经理沈博阳称,每个员工的人力成本加上均摊的办公成本,相当于要为一个人每月花费1万元,截至6月23日,糯米网员工总数仅499人。

  然而,即使只有近500名员工,根据人人公司在第二季度财报中公布的糯米网各项数据,其营收110万美元,净亏损也达450万美元。

  “糯米网交易量位居前三家,仍平均每月亏损1000万元,可见行业竞争严酷和毛利率之低。”沈博阳说。“但和动辄几千人的竞争对手相比,运营成本很低。”

  高朋裁员前有3000名员工,成本可见一斑。

  此外,高朋网在广告上的投入丝毫不逊色于人员扩张。Marbridge咨询数据显示,其每月在谷歌、百度投放1500万元人民币广告费。

  “高朋的举动透露出它不成熟、张扬且心态不正,高速扩张隐含危机。”洪波说。但这不是高朋一家的特征,而是整个团购行业的通病。

  在团购将精力多集中在扩张上时,细节常常被忽视,这为许多风波埋下隐患。

  举例来说,如果高朋有自己的工会,此次裁员中的种种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赵占领说:“目前团购企业基本都没有组建工会,职工的权益也都面临难以保障的问题。”这对于国内所有团购网站来说都是一个教训。

  此外,挖角、裁员、欺诈等行为在团购网站中层出不穷。

  因而,美团网王慧文在今年7月提出的团购网站“过冬论”广泛流传。

  “今天看CNNIC 2011年上半年的互联网报告,团购用户增长125%,看起来增长很猛,但是,在这半年里市场费用涨了10倍,从业人数涨了10倍,运营成本涨了10倍,投资金额涨了10倍。泡沫快跟臭氧层一样大了。冬天很快就来,而且会很冷。当然,冬天过去就会有春天,看你是否熬得过去。”王慧文说。

  一场关于“稳健”“诚信”的洗礼正在等待着中国团购网站。

  或许,Groupon可以复制的只有商业模式而已,不包括成功。

责任编辑 : ywb6

[声明]本网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此稿件并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果你认为此类稿件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将相关资质证明发送至maying@99114.com,中国网库工作人员会及时回复并处理!

行业标签:
注册赢豪礼

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

最新商机